2978招财鞭炮游戏下载
免費熱線:+86-400 882 8982 中文 ENG

全球氧化鋁市場波動將趨于平衡

從2018年開始,全球鋁市場進入近十年來的最大波動期。隨著2月底Alunorte事件點燃了國際鋁價波動的導火索,俄鋁制裁事件、美鋁西澳罷工事件又給全年國際鋁市場增加了不確定性。進入2019年,由于國際市場供需關系變化,鋁價又出現大幅降低。


海外氧化鋁市場波動原因


2018年2月底巴西爆發海德魯Alunorte事件,造成年產能640萬噸氧化鋁停產一半,且一直持續至今。


2018年4月6日,美國財政部對38個俄羅斯個人及實體發起新一輪制裁,其中包括鋁業大亨、普京親密盟友Oleg Deripaska及他的香港上市公司俄鋁和控股公司En+ Group(ENPLq.L)。俄鋁制裁事件的爆發,國際鋁市場一片恐慌,倫鋁飛漲助推了氧化鋁上漲。


2018年8月8日,美鋁西澳罷工,罷工最終持續53天,美鋁在該地區的3座氧化鋁廠和2座鋁土礦山(共計897萬噸氧化鋁年產能權益)生產受到影響,助推海外氧化鋁上漲,罷工期間,美鋁曾啟動表示西澳工廠相關運營應急計劃,安排臨時替代工人以避免影響工廠生產。


2018年2月底始,Alunorte、俄鋁制裁、美鋁西澳罷工等事件相繼爆出,海外市場受影響的氧化鋁產量2315萬噸(占海外氧化鋁產量42%)、電解鋁產量400萬噸。


受海外突發事件影響,2018年海外市場氧化鋁價格高位波動,幅度較大,倫鋁一度超3000美元/噸,巴西氧化鋁更有800美元/噸的現貨成交。2018年普氏澳粉年均價476美元/噸,較2017年高24.1%。


氧化鋁生產端和需求端“兩極”狀況決定了電解鋁廠的長距離物流和供應保障一旦出現問題,將影響電解鋁企業的正常生產預期,間接導致氧化鋁現貨市場采購價格大幅波動。若巴西月產量減少25萬噸,歐美電解鋁企業生產原料無法保障;澳洲發貨延遲半個月,中東歐美電解鋁企業未來正常生產受到擾動;這些事件發生都將導致海外氧化鋁現貨市場積極尋價和搶貨,進而推高現貨價。


2018年中國成氧化鋁凈出口國


隨著2018年海外價格高位波動,4~5月份、7~9月份中國氧化鋁的出口窗口期打開,一批中國氧化鋁開始有機會簽約出口海外,主要產自山東、廣西和山西的氧化鋁。


根據百川資訊數據,2019年7~9月是中國氧化鋁簽單出口活躍期,海外氧化鋁高位運行,在此期間中國共簽約了至少56萬噸的氧化鋁。


2018年,國內外氧化鋁最高價差一度達到200美元/噸,氧化鋁出口總計達143.5萬噸,而2017年同期僅為5.6萬噸;2018年中國進口氧化鋁51.4萬噸,同比大幅下降82.1%,凈出口量高達92.1萬噸。全球氧化鋁貿易流向發生顯著變化,中國由長期以來的凈進口國轉變為凈出口國。


從全球氧化鋁供應和需求體來看,受海外市場波動,2018年Alcoa、South 32、Nalco、Rio Tinto等仍是主要氧化鋁凈供應方,EGA、Alba、Vedanta、Century等仍是海外市場氧化鋁凈需求方。但相較2017年有大變化的是,2018年中國區從凈需求方轉向凈供應方,Hydro由凈供應方轉為凈需求方。


2019年海外氧化鋁的


供需變化分析


2018~2019年間,全球氧化鋁復產產能220萬噸/年、停產產能745萬噸/年、新投產能400萬~650萬噸/年規模。綜合Alunorte未來的復產前景(預期2019年10月份左右全面復產),2019年海外市場的氧化鋁供應將有30萬噸左右的缺口從中國市場予以彌補。


綜合2019年中國氧化鋁新增產能及多家企業因赤泥庫污染事件而停產等因素,全年中國氧化鋁產量將達到7450萬噸,生產供應大體滿足需求,考慮出口30萬噸后,氧化鋁市場處于短缺2萬噸的緊平衡狀態。


從2019年國外氧化鋁市場來看,如考慮Alunorte復產不及預期、EGA旗下Al Taweelah投產以及幾內亞俄鋁Friguia投產等因素,國外氧化鋁產量將增加200萬噸,其中將過剩2萬噸,基本平衡。總體來看,2019年全球氧化鋁市場供求平衡。


2019年海外市場波動對


中國氧化鋁的影響


Alunorte復產仍是影響中國氧化鋁市場的關鍵


自2018年底以來,Alunorte不斷傳出將于2019年3月復產,時至今日,還沒有實現全面復產。


2018年2月份暴雨,適逢赤泥庫DRS1使用壽命將要到期,未來赤泥排至赤泥庫DRS2。DRS1約5.5km3,濕堆技術為主(按320萬噸產能開采可用8~18個月,若按640萬噸產能開采可用4~9個月);DRS2約1.5km3 ,國內通行干堆技術使用壓濾機,DRS2如果聯邦法院沒裁定可使用,Alunorte理性生產方式是暫時維持現狀或不要全面100%滿產,否則有市場風險。


對比2018年和2019年海外氧化鋁價格走勢,2019年價格相對平穩,波動幅度相對小,這一方面是Alunorte的復產預期,另一方面是2018年中國氧化鋁海外市場供應局面的打開對海外價格暴漲有抑制作用。此外,Hydro官網頻繁更新Alunorte復產進展起到一定“推波助瀾”作用,表明Hydro需要穩定下游客戶預期,2019年并不希望氧化鋁價過度暴漲,這樣外采氧化鋁滿足長單客戶的成本會相對低。


盡管不可抗力發生,但Hydro盡力滿足客戶需求,比如對原有長單客戶保障。如果氧化鋁預期價格過度上漲,將不利于自己控成本,而只要Alunorte努力復產的市場信心一直在,Hydro外采的氧化鋁總成本也會相對較低。


俄鋁制裁等因素影響鋁價


2019年1月27日,美國財政部解除對俄鋁制裁,導致2018年LME鋁價大幅上漲的干擾因素排除,海外市場鋁錠巨大缺口的預期也消除,LME鋁價回歸理性。在此環境下,氧化鋁與鋁錠比值相對合理,處在20%左右。

2019年,美國仍在動用各種手段解決其貿易平衡等問題,影響大宗商品之一的鋁市場價格,特別是多數政策利空。今年以來LME鋁價多處在1800美元/噸上下,因此海外氧化鋁的漲幅受限,國內氧化鋁價受海外影響相較2018年亦變弱。


氧化鋁的進出口影響

2019年1~4月份,氧化鋁進口21.6萬噸,出口17萬噸(主要為2018年9~10月份簽單量)。2019年前6個月,除了3月份中下旬氧化鋁出口利潤價差窗口打開,有少量出口訂單簽訂;考慮Alunorte復產之路仍艱辛,海內外氧化鋁市場價格波動仍將令中國氧化鋁出口利潤窗口再度打開,預期2019年中國氧化鋁出口將大幅收縮,而進口將回升至100萬噸左右規模。


赤泥庫環保問題影響氧化鋁市場

2019年5月7日始,國內報紙和央視頻道相繼報道山西幾家氧化鋁廠赤泥庫環保問題,引起市場人士和政府機構高度重視,相關企業責令停產,事件被形容成“中國版海德魯Alunorte事件”;加之4月上旬印度Hindalco鋁業公司旗下Muri氧化鋁廠赤泥壩發生泄漏事故,氧化鋁赤泥庫環保問題再度遭受廣泛質疑,市場消息面的擴散驚人,國內氧化鋁市場價格亦同步飆升,事件爆出僅10天左右,氧化鋁各地日均價周度上漲近200元/噸、月度上漲近500元/噸,也抬升了電解鋁企業的生產成本。


關注行業動態,了解產業信息,以實現與時俱進,開拓創新,穩步發展。

2978招财鞭炮游戏下载 福建体彩31选7专家荐号 江西十一选五任三遗漏 欢乐捕鱼攻略 重庆时时彩10分钟网站 天津时时有漏洞吗 昋港最准的特马资料 云南时时官网平台 秒速时时彩预测 北京赛pk10缩水软件 幸运分分彩注册 手游棋牌源码 老北京pk赛车官网开结果 GPK电子没有额度什么情况 我要下载黑龙江11选5app